当前位置:成都新闻网 -> 科技

路特斯的重生

发布时间:2023-09-20   来源:网络   阅读:1477

1、古德伍德的阳光

9月9日,一大早我们就从酒店出发了,但依然遇到了堵车。

想不到古德伍德复古节吸引了这么多人!

车迷们或呼朋引类,或挈妇将雏,盛装打扮着来参加这一年一度的盛事。

为纪念1948年到1966年间在古德伍德赛道举行的传奇赛事,古德伍德复古节专门设定参加的车型必须是上世纪40年代到60年代的车型。古德伍德当天很热,印象中英国在这个季节似乎从来没有这么热过,但这丝毫不影响观众们的热情,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看着摩肩接踵的人群,我有一点小惊讶,因为这个古德伍德复古节的门票尤其是内场门票一点都不便宜。

今年是古德伍德赛道开放75周年,也是路特斯品牌75周年,为此,本次古德伍德复古节破例允许路特斯携创始人柯林.查普曼在世期间(1928-1982)的所有车型参加活动,世人也因此有机会在古德伍德的赛道上一睹路特斯75台经典老爷车同时“巡游”的盛况。进入场地,我们首先被引领到路特斯的展示区,路特斯创始人家族继承人克莱夫.查普曼先生正忙得不亦乐乎,他在给来自世界各地的车迷们如数家珍地介绍着每一款经典的路特斯老爷车。

这个型号是1960年问世的路特斯Type18,它也是路特斯首款中置引擎赛车,延续了柯林.查普曼的极简主义和轻量化理念。斯特林.莫斯驾驶该款赛车以极大优势赢得了1960年摩纳哥F1站的冠军,这也是路特斯的F1首胜,此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在1962年至1978年间,路特斯车队一共赢得了7次F1车队冠军、6次F1车手冠军、81次F1分站冠军。最终路特斯的25号赛车夺得了当天的杆位(排位赛第一名),在第2天的正赛中因为天气原因,这台车只得到了第4名,但查普曼先生一点都不感到遗憾,相反他很满意,因为古德伍德复古节大家比的并不是速度,观众们在乎的也不是谁在赛道上赢得了冠军,甚至也没有人关心究竟哪款车设计得更好、哪款车的技术更先进,因为这些都是上世纪的老爷车!

在古德伍德复古节,每个人脸上都阳光灿烂。左三为克莱夫.查普曼。驱使大家来到这里的,是粉丝们对一个品牌的热爱,是大家对一个或许并不那么美好时代里留存下来的美好记忆的怀念,是对纯真和纯粹的向往……

2、黎明前的黑暗

我能理解古德伍德复古节为什么如此热闹,但我并不想假装自己也能融入其中。对我而言,在几乎差不多的时间里,更加吸引我的事情发生在大西洋的另一面。

9月8日,在纽约时装周的前夕,路特斯品牌在纽约发布了他们的第3款纯电动车型Emeya。

Emeya是继双门超级跑车Evija、SUV Eletre之后,路特斯的第三款纯电动车型,定位为Hyper GT电动超跑。据悉,新车将与ELETRE共同在路特斯武汉工厂生产,2023年广州车展上市,2024年正式交付。路特斯曾经非常辉煌,是和法拉利、保时捷并称的世界三大跑车品牌之一,并且在轻量化、空气动力学和底盘调校三大领域独步天下,但这个品牌的辉煌似乎从来没有从赛场切换到市场上过。

作为一个曾经7夺F1车队冠军的传奇品牌,路特斯可谓命途多舛,过去,这个品牌最成功的车型年销量基本上也就停留在一两千台的水平,它在上世纪80年代曾先后被丰田和通用收购,1996年被马来西亚的宝腾集团收购,到了2017年吉利汽车接手这个品牌的时候,它的总年销量只有区区1600辆,而同期,保时捷的全球销量是24.6万台。

Emeya不是路特斯的首款4门轿车,早在1990年,路特斯与通用旗下的欧宝联合推出过一款Carlton,零百加速5.2秒,是当时最快的四门轿车。这是路特斯出击轿车市场的第一次尝试,但并没有获得成功。丰田和通用都没有能够让这个品牌获得重生,吉利能做到吗?

在2023年之前,不仅外界没有人相信,可能连路特斯的很多员工对此都深表怀疑。2022年,在被吉利收购5年之后,路特斯全球销量跌到了谷底,仅售出了576辆,较2021年下滑63.2%。

Eletre是路特斯首款纯电SUV,也是路特斯品牌历史上的第132款车型。路特斯Eletre运动版(S+)最大输出450kW/710Nm,零百加速4.5s,最高车速258km/h;赛道版(R+)最大输出675kW/985Nm,零百加速2.95s,最高车速265km/h;起售价分别为人民币82.8万元、102.8万元。但这只是黎明前的黑暗,是重生前的涅槃。

路特斯Eletre今年3月底正式交付,作为一款百万级的纯电超跑SUV,这款车迅速赢得了全球用户的追捧,在其带动下,今年上半年,路特斯Eletre及全能公路跑车Emira两款车的全球订单增至约1.7万台!对于路特斯而言,这是实实在在的市场井喷。

Eletre的成功交付,全方位提升了路特斯的人气,导致路特斯Emira的销量也在今年上半年飙升,达到2200台,同比增长381%,相当于路特斯过去两年销量的总和。

所以,当我们来到路特斯英国海瑟尔工厂时,带领我们参观的年轻工程师的脸上,始终洋溢着难以掩饰的喜悦之情,他自豪地告诉我们,这个工厂今年Emira跑车的产量将达到四五千台,这是路特斯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高光时刻。

路特斯位于伦敦市中心的旗舰店,今年7月底才刚刚开业,据介绍到店客流以及订单量都远远超过了预期。这个品牌在它的诞生地英国正在开始展现前所未有的魅力。3、路特斯的幸运

这个品牌获得了重生。而这背后,是来自中国的力量。

丰田没有做到,通用没有做到,吉利为什么能做到?答案就是彻底的电动化转型。

路特斯在2018年发布了“Vision 80”十年品牌复兴计划,宣布向电动化、智能化全面转型,Emira将是路特斯品牌唯一一款在售的也是最后一款燃油车型。这种坚决彻底的电动化转型,在包括法拉利、保时捷、兰博基尼、玛莎拉蒂、阿斯顿马丁等在内的所有跑车品牌里,路特斯是唯一的一个。

售价高达2188万元的路特斯Evija超级跑车是路特斯首款纯电车型。这一方面当然是因为路特斯的燃油车销量规模太小,转型的代价相对更小,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但更重要的是,吉利集团在电动化、智能化领域的积累,给这个75年历史的传奇品牌赋予了全新的价值,这在Eletre上得到了极有说服力的体现。

作为一款纯电SUV,路特斯Eletre的极速、零百加速、续航、能效都胜保时捷纯电跑车Taycan不止一筹,起售价却便宜整整7万元。事实证明,对路特斯这样的品牌,电动化转型不是一次挑战,而是一次真正的机遇。如果没有突如其来的电动化,路特斯这个品牌可能就越来越小众,然后逐渐消失在公众的视野里,成为赛车史上的一个传奇,汽车史上的一个标本……

9月8日在纽约发布的Emeya是路特斯的第3款纯电动车,这是一款4门轿跑;9月10日,在路特斯位于英国诺维奇的设计中心,我们还看到了路特斯的第4款纯电动车型,具体信息涉密,尚不能透露,但是能公开的,一是路特斯的电动化在提速,二是路特斯不再自我限定于一个纯粹的跑车品牌,今后的产品将覆盖不同细分市场,当然,所有的产品都具有路特斯跑车的运动基因。

在从广州飞往伦敦的航班上,我看了一部不错的纪录片——《兰博基尼》,这个传奇的意大利跑车品牌,同样始于一个梦想,但也终于一种顽固。遇上吉利,是路特斯的幸运,这个品牌因为查普曼的梦想而传奇,75年后,或许,会因为另一个人的梦想,而伟大!4、赛道上的困惑和泰德艺术馆里的感悟

9月11日,我们来到路特斯英国海瑟尔工厂,说实话,参观工厂的时候我非常心不在焉,因为我一直惦记着接下来的环节——在工厂的赛道上体验路特斯Emira跑车。

虽然工厂不大,但是赛道却很专业,绝不是国内很多工厂附带的那种简单的测试跑道,赛道全长2.2英里(约3.54公里),从图上大家也能看得出,这是一个高速赛道,很多弯都可以高速通过,只有7号和12号两处弯道,才有必要降到二挡。

这种速度型赛道对非专业车手其实相当危险,因为很容易就会飙到超出自己极限的车速。青主多次下过各种各样的赛道,体验过数不清的车型,包括真正的F1赛车,但这次路特斯Emira带给我的体验是独一无二的。

它更新了我对超级跑车的固有印象,以前在赛道上激烈地驾驶一台超跑,三五圈下来浑身像散了架一样,因为那些车总是太硬、太颠,路感确实直接了,但颠簸也很直接!但Emira即使在接近极限的剧烈驾驶状态下,依然有不错的乘坐舒适性,用路特斯官方的说法是,它是一台可以日常驾驶的跑车。

与此同时,它在性能上又丝毫没有妥协,注意,我并不是说它有多快,虽然这台3.5 V6的两座跑车,零百加速4.3秒,极速290km/h,确实相当快,但它在赛道上表现出的那种极限,我只能说是深不可测。

遍布Emira车身的“空洞”并不是为了美观,路特斯这种独有的“空隙设计”,让空气不再只是讨厌的阻力而成为一种可以凭籍的力量。它在赛道上不停地给我反馈——你可以再快一点!更令人惊喜的是,在极高的车速下它依然允许你有些微的误操作,换做别的车型你可能已经在赛道上打转,或者冲进了沙池,但Emira依然能让你保持抓地力,保持循迹性。

这就充分体现出路特斯三大绝技的厉害。首先是底盘稳,其次是车身轻——轻太重要了,惯性力是操控的大敌,车身一轻,各种性能都会得到改善,所以柯林.查普曼说,增加马力可以让你在直道上更快,而减轻车重能让你在任何时候都快!

我们希望更小的惯性力,但却希望更大的抓地力,这就需要空气动力学来帮忙,在高速的时候产生适当的下压力就能大幅提升抓地力,从而大幅提升车辆的动态极限性能。

体验完自动挡车型,又体验了一次手动挡,驾驶乐趣直接翻倍,动力虽然是一样的,但手动挡带来的那种操控感是自动挡所完全无法比拟的。

后面这台墨绿色的是手动挡,3挡车速可以飙到150km/h,4挡车速飙到200km/h才会断油。手动挡的乐趣,不在于速度更快,而在于你对车的控制维度从2个(速度、方向)增加到了三个(速度、方向、挡位)。在赛道上体验完Emira,我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是一台纯电动的跑车,我还会这样兴奋吗?它或许更快,但我一定开得索然乏味。

我的思绪又回到两天前的古德伍德,如果现场所有的老爷车都是电动车,面对着拆开后几乎相同的电池包和电机,粉丝们还能迸发出这样的热情么?

这样的乐趣,纯电动车是提供不了的。人和车之间的这种情感,在纯电动车上也不会发生。和电池+电机不同,发动机+变速器这种纯机械的机器,似乎更是一个生命体。一台几十年车龄的燃油车可以继续在赛道上驰骋,可以成为活的经典,而不只是历史陈列馆里的一个死的标本。所以我想,Emira可以是路特斯的最后一款燃油车,但路特斯的产品阵容里也许应该永远保有一款Emira。

离开英国之前我去参观了一下伦敦的泰德现代艺术馆,帮我们做讲解的是旅居伦敦的年轻艺术家Wendy,由于时间匆忙,她只能挑着带我们看了有限的几件展品,最后,虽然时间有点来不及了,她还是坚持带我们去看了一件4楼的艺术品。

相信我,这确实是陈列于泰德现代艺术馆4楼的一件艺术品。“为什么一定要带我们来看这件展品?”我问。

“通过这件作品,作者告诉大家,艺术不再是艺术家们的创作,而只是艺术家们的选择。”Wendy说。和上午我在V&A博物馆看到的诸多古典艺术作品相比,Wendy的话让我若有所思。

一定意义上,像路特斯这样的品牌,它的产品其实远远超越了工具的范畴,艺术性成了它商品价值的重要构成,所以它才会有那么持久的品牌号召力和感染力——哪怕在经历了持久的市场衰微之后。所以,从这个角度,我想路特斯们应该把选择权——SUV还是跑车,纯电抑或燃油——留给用户。